山东格拉资讯 山东格拉资讯
您的位置 首页 综艺资讯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会结束吗

据外媒cnet报道,琼恩·雪诺或许什么也不知道,但扮演他的演员基特·哈灵顿却知道很多。近日,这位演员在接受《时代》采访时表示,他现在正在拍摄《权力的游戏》最终一季,他保证这一季将绝对会成功完结并引起巨大反响。

哈灵顿说道:“它比以往任何一季都要宏大”,并表示自己下周将回到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进行新的拍摄。“我不知道当我明年结束(拍摄)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猜会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化,但感觉这就是(结束)对的时间。”

虽然HBO还没有公布《权力的游戏》回归的确切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明年观众肯定不会看到它,因为在HBO最新公布的2018年前瞻预告中并未出现它的身影。另外,珊莎·史塔克的扮演者索菲·特纳暗示,这部剧的最终一季将起码要等到2019年。

如何评价权利的游戏第七季第六集

临冬城的灰墙或许仍令他魂牵梦萦,然而现在黑城堡才是他的生命皈依,他的手足兄弟则是山姆、葛兰、霍德、派普和其他无法见容于社会。穿着黑衣的守夜人。

“叔叔说得没错呢。”他悄声对白灵说,却不知此生能否与班扬·史塔克重逢,好当面感谢他。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第一集里,琼恩在宴会厅外对着麻袋练剑,因为凯特琳觉得私生子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

这时班扬来到临冬城,像拥抱任何一个自己兄弟的孩子一样,拥抱了琼恩。

虽然奈德一直视琼恩为己出,但琼恩也深知自己不会成为临冬城主。他一直向往的,都是成为班扬,成为古老而光荣的守夜人军团的首席游骑兵。奈德给了琼恩家庭,但班扬给了琼恩希望。

年少时的班扬和莱安娜·史塔克亲密无间。在莱安娜认识雷加的赫伦堡比武大会上,有人猜测她假扮成了神秘的“笑面树骑士”,而为他准备盔甲的就是班扬。更有人猜测,也许班扬知道莱安娜与雷加的爱情。而以他对奈德和莱安娜的了解,他也许猜的出琼恩是莱安娜的孩子。

第一季第三集班扬与琼恩最后一次见面,也告诉琼恩“我们回来会谈谈”。六年过去了,不管他想说的是在守夜人的生存之道,还是琼恩的生母,他们都没能再次谈谈。

“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当上首席游骑兵,像你叔叔从前那样。”

“我叔叔现在还是首席游骑兵。”琼恩纠正他。他绝不相信班扬·史塔克已死。

琼恩一直坚信班扬没有死,甚至到第五季,他被叛变的守夜人杀害的那个晚上,对方也是用班扬还活着的线索为理由,引琼恩离开自己的房间的。

森林之子复活了班扬,也让他再也不能穿过长城,不能回到黑城堡。他在辽阔的北境之北孤独地骑行,就是为了送布兰回到长城脚下,然后在这一刻拯救琼恩。

你是对的,琼恩·雪诺。班扬一直以来还活着,一直在为你活着。

乔拉:为你,千千万万遍

乔拉·莫尔蒙生命中有三个最重要的人。

一个是父亲杰奥·莫尔蒙。乔拉成年后不久,杰奥就主动放弃了家族领主的地位,加入了守夜人,将熊岛交付给乔拉。

即使在以为守夜军团效忠为荣的北境,主动加入守夜人的,也往往都是没有继承权的次子,杰奥这样的领主更是罕见。

乔拉在一开始没有让杰奥失望,簒夺者战争期间,他参与了劳勃击杀雷加的三叉戟河之战。在后来的葛雷乔伊叛乱中,他更是立下汗马功劳,剧中他回忆说,自己是跟在红袍僧索罗斯身后第二个冲进派克城的人。他在派克城下被封为爵士,那曾是他一生最光荣的时分。

不久后乔拉遇到了琳妮丝·海塔尔,他生命中第二个最重要的人,并将她娶回熊岛。为了满足来自旧镇最富足家庭千金的生活品质,他花光积蓄,成了奴隶贩。被奈德在全境通缉。

熊岛的主人成了不得不逃亡的死刑犯,离开家之前,乔拉将可能是最值钱的财产,瓦雷利亚钢剑“长爪”留在了熊岛。要知道,连兰尼斯特家族都没有瓦雷利亚钢剑,泰温重金始终求购不得,直到他将奈德的“寒冰”重铸为“寡妇之嚎”与“守誓者”。

就像乔拉说的,他让杰奥心碎。与其说杰奥责怪乔拉,不如说杰奥责怪自己。他了解将琼恩看做自己的另一个接班人,并将“长爪”交给琼恩,也是想要弥补自己在教育乔拉时犯下的错。

乔拉将长爪还给琼恩,因为他也知道,琼恩才是杰奥最好的“儿子”。琼恩带领守夜人将杀死吉奥的叛徒消灭,乔拉在整整一季后才从提利昂口中知道父亲死了的消息。

对乔拉第三重要的人,就是丹妮莉丝了。

乔拉遇见丹妮之初,他依然过着一个间谍的生活,直到看着丹妮抱着三颗龙蛋走入烈火,然后在一片焦黑的废墟中听到龙的“歌唱”。他的生命从此被改变了。

他被丹妮两次放逐,两次回到她身边。为此他不惜坐船穿过地狱般九死一生的瓦雷利亚废墟,被卖为奴隶,险些死于角斗场,然后跋涉千里到维斯多斯拉克,最后只说了几句话,就带着治好自己的命令再次离去。

在学城被告知已病入膏肓,他写好了和丹妮永别的信,然后得益于他父亲对山姆的恩情,他被治好。于是他立即赶往龙石岛,日夜兼程。却在到达不久后主动选择离开。为了丹妮,他愿意战斗千千万万遍。

他曾眼睁睁看着达里奥走出丹妮的房间,他曾鼓起勇气对丹妮说我爱你(暗恋过的人应该知道这有多艰难),他又要眼睁睁看着琼恩和丹妮走在一起了。

琼恩是杰奥更好的儿子,琼恩是丹妮更好的爱人。我觉得,乔拉和琼恩的故事,也许还不会结束。

但除了留在丹妮身边,乔拉其实无家可归。熊岛属于莱安娜·莫尔蒙,他也不会回到自己辜负过的地方。原著中,杰奥·莫尔蒙临死前告诉山姆,他已经原谅乔拉了,希望他能加入守夜人。这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在一切结束之后,守夜人依旧存在。

詹德利:维斯特洛的斐里庇得斯

斐里庇得斯不知停歇地跑了42.195公里,终于到雅典城下,他高呼:“欢庆吧,雅典人,我们胜利了”,然后倒地死去。所以我们今天才有了马拉松。

詹德利不知跑了多久,终于来到长城脚下。他没死,但也已经奄奄一息。他划了四年船,好不容易上岸,又被派去长跑,简直是维斯特洛版铁人三项的故事线。詹德利则是维斯特洛有氧运动第一人。

詹德利没有拜拉席恩的名字,但他浑身都是劳勃当年的闯劲。他没有劳勃战神一般的武力,但他如今也重任在身,有瓦雷利亚钢要研究,有风暴地和风息堡去继承。

和他在长城以北并肩作战的人里,两个人都死后复生,两个人几乎死了一次(猎狗和乔拉),两个人在十多年前就是攻入派克城下的首功之臣,剩下那个,号称睡过一只熊。站在一群身经百战的勇士们身边,詹德利就像个小孩子。

但这次要是没有他,剩下的那些老骨头总不能让琼恩甩着小短腿去跑步送信吧。

战争不止是靠战士取胜的,送信的也是英雄。

贝里·唐德利恩:石心夫人的剧集打开方式

S1E06中,因为凯特琳绑架了提利昂,泰温命令魔山在河间烧杀抢掠,将良田化为焦土。奈德派贝里·唐德利恩和索罗斯等人去捉拿魔山。这就是无旗兄弟会的雏形。

贝里曾经英俊潇洒,在首相比武大会上,珊莎的女伴珍妮·普尔也为他着迷。但在几次死而复生后,他的记忆支离破碎,身体伤痕累累,不再英俊,活的痛苦不堪。

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马丁说到了贝里是由光之王复活的“火尸鬼”,和异鬼复活的“冰尸鬼”对应。而因此产生的可能性我已经在这里写到了。

在凯特琳·史塔克死于红色婚礼三天后,无旗兄弟会发现了她的尸体,为了奈德,贝里决定将自己的“生命之火”传给凯特琳。他就此死去,而凯特琳也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复仇佛雷家族,极端冷血的“石心夫人”。

剧集抛弃了石心夫人的故事线,据说马丁对此颇有意见。这说明石心夫人本该有重要的剧情发生。而剧集将无旗兄弟会带回主线并带到琼恩身边,也很可能证实了一种猜想。

凯特琳在生前对琼恩非常不友好,琼恩和布兰告别时,她对琼恩说的“用不着你这个没娘的私生子可怜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很多人认为,书中的石心夫人,会最终为了琼恩而死去,用最后的生命帮助这个自己折磨了十几年的孩子。

而如今能够复活贝里的索罗斯已经死了,贝里在剧中的归宿,也许也是为了琼恩而死吧。而这,也就是光之王选择一次又一次复活贝里的原因。

琼恩:最后的英雄

在北境关于“长夜”的传说故事里,“最后的英雄”带着十二个同伴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出发,在死亡与寒冷的世界里寻找森林之子。最终战胜了黑暗。

在最前方的侦查员被尸鬼北极熊咬死后,“捉鬼小分队”其他人背靠背成一圈,正好是12个人。

琼恩还是另一种“最后的英雄”:在每一次和异鬼的战斗中,他总是最后一个走的。在艰难屯,所有人都让他先走,但他选择留下,战斗到最后,并用长爪杀死一个异鬼。这次也是一样。制片人说,他是那个会主动扑向手榴弹的人。

伊蒙学士问过琼恩:

“琼恩,你告诉我,假如有这么一天,你的父亲大人必须在荣誉和他所爱的人之间做出抉择,你想他会怎么做?”

那时的琼恩几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几年后,琼恩选择荣誉,离开耶哥蕊特,回到守夜人军团一起保卫长城。我们也知道,奈德为了妹妹,放弃了荣誉,宣称琼恩是他的私生子。

这次面对丹妮伸出的手,他选择转身继续作战。但如果要在丹妮的生死与最终的胜利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

当班扬将琼恩扶上马,让他离开,琼恩没有从马上跳下坚持留下。制片人说,这是因为琼恩知道,班扬在做的,也就是他自己之前为其他人所做的。

他终于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成为了和班扬·史塔克会做同样事情的人。

丹妮莉丝:

故事虽然被编的越来越蠢,但这一季的制作效果依然是史上最佳的,韦赛利昂中箭而死,是这集惊悚片里最让人后背发凉的瞬间。而韦赛利昂喷洒着龙血坠落、在冰面上滑向冰湖的特效也无可挑剔。

本集里很多角色的演员表演都很棒,甚至包括一些没有“演员”的角色。当韦赛利昂中箭坠落时,卓耿朝着它悲鸣,完全不知道龙如何表达情感的我,却依然能和卓耿感同身受。

雷哥在长城上空盘旋不愿离去,是为了等待韦赛利昂,还是琼恩呢?

韦赛利昂其实算是三条龙里的“乖孩子”,他和雷哥都没有伤害过普通人。却因为卓耿烧死了一个牧羊的孩子,他和雷哥被锁在弥林的金字塔里长达一季。

上一集里丹妮告诉琼恩,三条龙就像她的三个儿子,不论在别人看来它们多么可怕。这一集里提利昂又提到了她不能生育。都是为了凸显韦赛利昂的死造成的丹妮的痛苦和自责。就算抱怨了好几季“龙妈开挂”的人,也会在这一刻为她心酸吧。

我们很容易就能注意到丹妮莉丝势不可挡的主角光环,但却常常忽略她的不顾一切。当她带着三个龙蛋眼含泪水走进烈火,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着出来的。当她骑着刚刚被弩炮击中过的龙奔赴长城以北,也一定知道自己可能坠落而死。就像提利昂说的,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选择去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这才是丹妮最“疯狂”的地方,她愿意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做在所有人看来不该去做的事情。她相信自己生来终将统治七大王国,不只是因为她曾走出烈火,从化石中唤醒魔龙。也是她愿意为此不惜生命。

也正是这种不顾一切,让我觉得丹妮在最终的结局中,很可能会壮烈地死去,亚梭尔·亚亥故事里被冒着热气的红剑刺入胸口,发出痛楚和狂喜呐喊的妮莎·妮莎,真的太像她了。

在S2E10,丹妮莉丝进入不朽神殿,在其中一个幻象中,她来到了长城之外。

这一集里,会是这个幻象/预言的实现吗,她还会再来到长城之外吗?

虽然丹妮只剩下两条龙,我依然相信“龙有三个头”,它代表的是会有三个坦格利安,而不是要有三个龙骑士。

因为原著中雷加王子和伊蒙学士都认为龙有三个头,而他们也没有将这个理论和龙骑士联系在一起。雷加一条龙都没有,而伊蒙学士也已经虚弱到不可能骑龙了。

而我关于龙第三个头的猜测,可以阅读这篇文章。

托蒙德和他的两任女友

一听猎狗问“你说的是不是塔斯的布蕾妮”,托蒙德立马眼神都直了:你认识她?

安排一行人被熊袭击,剧集也许是为了营造死亡军团的恐怖气氛。但这难免让人想起托蒙德第四季里关于自己“睡过一头熊”的大话。

如果《权力的游戏》是一部言情剧,当熊气势汹汹地扑过来时,托蒙德应该眼睛发直地问:这是我的 Sheila 吗?

密尔的索罗斯:光之王信徒的最好结局

第三季里,当梅丽珊卓问索罗斯“你怎么复活唐德利恩”时,他回答说:我只是为了我死去的朋友,念了我唯一记得的咒语。

而这一集,当乔拉说“我以为挥舞着火剑第一个冲击派克城的你是最勇敢的人”时,他说:我只是喝得最醉的。

虽然索罗斯不记得自己冲进派克城的勇气,但他一直都是个了不起的剑士,在他参加的最近两次比武大会中, 他都获得了团队乱战(melee)的前两名。

索罗斯是冰与火的世界里我最喜欢的神职人员。他充满人情味,始终没有像梅丽珊卓和 Kinvara 那种高高在上的冷漠,他总会告诉你他只是个醉醺醺的祭司,也会告诉你他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缺乏信念,直到光之王复活贝里的那天。

在几乎每个角色都有自己 duty 的世界里,索罗斯和无旗兄弟会一直在寻找他们存在的意义。最早派遣他和贝里·唐德利恩去捉拿魔山的奈德与劳勃早就死了,光之王也从未真的向他传达任务(在书里是这样的)。所以即便在光之王复活贝里,让索罗斯变得虔诚之后,他也始终酒不离手,始终迷茫。

石心夫人在书中复活后,将无旗兄弟会从之前如同罗宾汉一样的劫富济贫组织,变成了一个复仇的团伙,这也让失去了挚友贝里·唐德利恩的索罗斯变得更加消沉。

我记得正义。它的滋味曾如此美好。在贝里的带领下,我们替天行道,我们就是正义的化身,至少我们如此告诉自己。我们是国王的子民,是骑士,是英雄……但长夜黑暗,处处险恶,小姐,战争把我们全变成了怪物。

无旗兄弟会做过除暴安良的罗宾汉,同时也是打算贩卖艾莉亚给罗柏的俘虏者,他们自称劳勃的 Last King\’s Men,在卷四中也保管着罗柏的王冠(少狼主在前往红色婚礼前立嘱,将王位在不测之后传给琼恩)。

所以无旗兄弟会必然会北上,无论为了光之王,还是和琼恩的这一丝关联。而索罗斯也许也一定会像在电视剧中一样,死在与异鬼的战斗中,对这个迷茫又充满人性的光之王祭司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

猎狗

在面对燃烧的北极熊时,桑铎的犹豫间接造成了索罗斯的死亡。可这实在不能强求他,对火的恐惧让他在第二季黑水河之战中彻底离开乔弗里,并说出那句著名的“F**k the king”;也让他在第四季受伤后不愿意用火处理伤口,为此造成感染差点没命。

第三季里贝里·唐德利恩挥着一把燃烧的剑与桑铎决斗,书里桑铎虽然获胜,却极其罕见地哭泣和哀求:

“行行好,”桑铎·克里冈抱着手臂嘶哑地说,“我被烧伤了,帮帮我,谁来帮帮我。”他在哭。“行行好。”

这也是一个苦难而饱受折磨的灵魂,一个嘲笑着诸神同时也嘲笑人类的罪人。他忠诚效力,却感受不到由此带来的自豪;他努力战斗,但胜利中没有喜悦;他饮酒如水,企图淹没感受;他没有爱,也不爱自己,驱使他的是仇恨。他虽犯下许多罪孽,却从不寻求宽恕。

第九种人生

第九种人生,属于跟着琼恩一起去捉异鬼,却不是主要角色的另外6个人。上一季里走出长城酷酷的七人组里没有他们。这一集他们要么露了一次脸就就被杀,要么还没露脸就死在尸鬼的刀下。

他们也许不是受封的骑士,不是比武大赛的冠军,不是王国最善战的勇士,也没有光之王的庇护。但他们和那七个人一样,都选择去完成一个疯狂的任务,就算不会被歌谣传唱,不会被写成传说。二战里每个排队登记参军的少年,传说里站在主角身边的每个无名小辈,其实都是英雄。

临冬城

没有长城以北的视觉特效,连人物都背离发展轨迹,临冬城这一集的剧情蠢透了。

小指头曾经在春风得意之际告诉瓦里斯:Chaos is a ladder,混乱是阶梯。而他是制造混乱的大师,从让莱莎毒死琼恩·艾林起,从将刺杀布兰的匕首嫁祸给提利昂起,他几乎一手制造了五王之战的混乱,并最终一步一步爬上阶梯的顶端。

谢谢你读到最后,对《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感兴趣的观众,可以关注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