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格拉资讯 山东格拉资讯
您的位置 首页 综艺资讯

沙俄女皇叶卡捷琳娜大帝,为何在没掌权时就敢养情夫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沙俄女皇”外加“大帝”,瞅着这名大家伙就知道这就是一个女汉子。沙俄老毛子历史上就两大帝,一个就是彼得大帝(大家伙注意这位是彼得一世,一定要和本文中的彼得三世这个废物分开),另一个就是这位女大帝。

有人说这位女大帝和咱中国历史上的慈禧有的一拼,老梁就送你三字——滚犊子,您家里这位这就是个窝里横的玩意,出了家门口蹲在人家石榴裙下提鞋都不配,就这位手腕子都比慈禧的脑壳粗。

一个拼命的往外割地赔款,被老外的火枪怼着屁股满大华夏地头上乱窜,就差当一鸵鸟往地壳上一杵,装二傻子啥也瞅不见。另一个玩命的往自家地头上搂钱搂土地,对着自己的子民喊道:“如果我能够活两百年,整个欧洲都将是我们的!”当然还有题主说的那些个面首,那是一坨一坨的,前前后后记录在案的就有二十三位,至于没有记录的您自己个打开脑洞想一下。

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瞅瞅人家统治老毛子地界三十五年,老毛子十八世纪后半段,人家不光是在老毛子地头上嘚瑟,还跑到了欧洲这疙瘩祸祸。被欧洲人恨得牙痒痒,那大脑壳上被贴上了“欧洲宪兵”的标签,那二头肌亮出把欧洲这疙瘩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们都能吓趴下了。

啥克里木半岛,啥黑海都划拉到老毛子的屁股底下,倒霉小子波兰被瓜分的时候,人家穿四十号鞋的大脚丫子踩到了最肥的一块,撸起袖子怼的土耳其这土鸡国哭爹喊娘的,老毛子南边这一块,人家一个跨步就杀过了高加索山。

军队开头十六万,整成了三十一万,战舰二十一艘大笔一挥就变成了六十七艘,感觉不过瘾巡洋舰从六艘就整到了四十艘,就是为了出去掠夺的时候方便。

还有那毛毛钱从1600万卢布整成了6900万卢布。您这慈禧咋比,为北洋舰队整点弹药的钱,都让这位拿到宫里过大寿去了,快拉到吧!玩哪!没法子比!

行了越扯越远了,回到正题。题主这问题老梁感觉咱就从这为女帝出生时候开始扯,最合适。

开头的事这位女帝原来人家不叫叶卡捷琳娜,老爹起的名字是索菲娅.奥古斯特。而且她也不是俄罗斯人,普鲁士那嘎达一个贵族家庭,当然是属于那种不起眼的九流贵族,封地就那么一小块够点吃喝而已。

小的时候,这就不是一般的淘气,一个女孩子上树掏个鸟,没事拽着狗尾巴跑啦,胆子大的出奇,没个人看着她能把家里的房顶给你掀喽。

就这么个人,老爹一天到晚的忙,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老妈又常年住在巴黎,基本上就没有父母约束,天天的跑到大街上找小伙伴玩。

转眼这就到了十三岁,这女帝的生命转折点就开始了。咋说呢?欧洲这片的皇室他那血统就乱的可以,您可以认为这欧洲这帮子皇室他就是一个大家族。您要是有空自己梳理一下,这就是一帮子亲戚。

而女帝他有一个远房的表哥,这表哥恰好是彼得大帝的外孙,就因为这一身份就被彼得大帝的女儿叶丽萨维塔个相中了(这女儿是没有子嗣的),拉过来当老毛子地头上的皇帝,这就是彼得三世。

大家伙也知道这皇帝总得有个老婆吧,所以欧洲这嘎达就掀起了一场给彼得三世找老婆的热潮。

女帝的母亲听说了这事,立即就把女帝给引荐了上去,这份方案就被提到了当时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的案头。让人没有想到的腓特烈二世居然就同意了,而且鼎力支持。

在这里老梁插一句,当时老毛子哪皇宫里关系错综复杂,但最给力的关系就是普鲁士的关系网。

得,这该有的过程就走了一遍,这过程一走就是一年啊,没法子想要当老毛子皇后的人一大坨,关系还特复杂,您这挨个瞅他也得老长一段时间,再加上这梳理关系网,那就更加的长了。

最终的结果女帝的妈妈接到了老毛子邮寄过来的一张一万卢布的支票,再附上一句话:“您一家子到俺老毛子地界串个门子咋样?”

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伙都知道是啥意思。

得,她们就上路了,这一路那叫个憋屈,风餐露宿就不说了,母女俩好悬没病死在路上,这到了老毛子的地界这才好多了。

和彼得三世的事一到地头上,女帝就给了名字就是题主说的那叶卡捷琳娜。这个时候彼得三世还没有做皇帝,只是挂了太子的名。俩人初次见面,寒暄的还可以,可只剩下俩人的时候,这彼得大帝就开始发神经了。

“俺不喜欢你,早在你之前俺就喜欢上了姨妈的侍女(这姨妈是彼得大帝的女儿),把你整过来那就是姨妈的决定,和俺无关!”

好坦白啊!女帝有点子懵逼!事实上,所有人对这彼得三世评价都不高,认为这货就是个智力水平处在幼儿阶段的怪物!

好吧,就这么一次坦白的交谈,让女帝认清了一点,她是个没有根基的娃,想要在这错综复杂的房子里站住脚跟,首先你得把过去都扔掉,成为一个标准的俄罗斯人才成。

于是开始学习俄语,学习东正教的礼仪,那叫玩了命了,侍从都休息了,她还顶着一根大蜡烛学习。

学习的太辛苦了,加上她有点水土不服,这一家伙就被肺炎给干倒了。大家伙也知道肺炎这玩意即使是现在如果不注意还是会要人命的,在当时那个医疗水平来看,十个他有八个活不了。

十几天下去了,女帝已经被烧的昏迷不醒了,她妈妈摸着泪就花大价钱请了路德宗的牧师给他做临终祈祷。

你说也怪,这时候女帝可就醒了那么一段时间:“妈妈我是俄罗斯的媳妇,俄罗斯信仰东正教,那么我也应该信仰东正教,我死了以后,请让教授我东正教礼仪的老师来为我做临终祈祷!”

女帝又撑了一个月,居然奇迹般的好了,就因为这件事,俄罗斯整个皇宫里的人对女帝的好感度刷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女帝站在俄罗斯民众前的时候,一口流利的俄语可以脱口而出,反观彼得三世,长的瘦瘦弱弱不说,生性还特别懒,三年了都,那俄语连个简单的单词都蹦不出来,更加不用说礼仪了。

和俄罗斯的贵族谈话都得需要翻译,一整天手里拿着士兵木偶,您和他说话时不时的就能瞅见这位嘴巴里嘟囔嘟囔的对着士兵木偶下达指令自娱自乐的玩。

好吧,您可以认为这货的智商他就不在线上。

女帝和这货结婚都五年了,一个娃都没有。把他们接来的姨妈怒了:“再整不出孩子,都给老娘滚犊子!”

得,有了这压力,这两人这才开始同房,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孩子——保罗。这保罗一出生,就被姨妈接走养了起来,再也不想正眼瞧这两位。

情人说道这里,有人就要问了:“那么女帝这五年中有没有情人呢?”

真没有!这孩子出生了之后,她在参加一个舞会的时候,这才遇到了第一个情人,这情人帅肯定没得说了。

俩人就好上了,最后发展成为,女帝自己个整一套男装大晚上的跑到外面和情人幽会,或者情人自己个爬墙翻进女帝的家里头玩。

这事整的大家伙都知道了,而且这事都传到了彼得三世的耳朵眼里,可这货根本就不当回事,认为自己并不喜欢女帝,她爱咋折腾咋折腾只要不妨碍自己找新欢就成。

有句老话说的就很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

这情人有一天爬墙的时候,被皇宫的警卫给怼上了,人家拿着枪就捅爬在墙头上的情人,让他下来,不下来就怼死他。

得,这不就被抓了,一家伙就怼到了彼得三世的眼跟前,咋整?

这事暗着来咋也好说,您这一家伙就暴露在了大太阳下边,这事就不好办了,彼得三世这就要整死这情人。

女帝眼珠子一转就找了彼得三世的情人,两人拉着手就去说情。您还别说,这就过关了,这还不算,四个人俩第三者,这就蹲一张桌子上享受了很丰盛的一顿晚饭,接着俩人各自搂着自己的情人回自己的房间放飞自我去了。就这场景在以后他没出现十次也出现了八次,哎,好乱啊!

好吧,您的承认这彼得三世就是个大傻帽,脑壳上长的草都有半人高了,还这么没心没肺的,也算还是奇人了。

好吧,女帝的交际圈从这里就开始逐渐的扩大,一家伙下去就遍布了整个皇宫和贵族,就连彼得的贴身副官都上了套。

说道这里,老梁就想插一句,这皇宫历来就是个混蛋窝,女帝这么一整,彼得三世离死可就不远了。

这个时候,彼得三世的姨妈还在,女帝还不敢造次,但女帝的拥护者可都开始忙乎开了。

得,这姨妈一死,彼得三世就开始蹲在皇帝位置上,玩了半年,那叫个疯狂,出卖俄罗斯的利益那叫个手到擒来,和欧洲人玩枪,他这个皇帝到是给敌人当起了间谍,你说这事整的。

到最后彼得三世的老师都叛变了他,跑到女帝的身边当起了叛徒。

半年后女帝在一大帮子情人的帮助下,一脚丫子就把彼得给踹下了皇位,用一根绳子就活活的把彼得三世这个没脑仁的家伙给弄死了,自己登上了皇位。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